大主宰 天蚕土豆 小说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梦里花落知多少 >

也说作家三毛之死

时间:2018-10-27 17:1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家母陈馥梅,浙江定海县(舟山)小沙镇陈家村人,与已故台湾作家三毛(原名陈平)不但同乡,而且同宗。我外公与三毛祖父(陈宗绪)系堂兄弟。因三毛祖父一家住在南京,所以我们小时候叫他为南京外公。当时只知道他家很有钱,是大老板。那是30年代初,南京外

  家母陈馥梅,浙江定海县(舟山)小沙镇陈家村人,与已故台湾作家三毛(原名陈平)不但同乡,而且同宗。我外公与三毛祖父(陈宗绪)系堂兄弟。因三毛祖父一家住在南京,所以我们小时候叫他为“南京外公”。当时只知道他家很有钱,是大老板。那是30年代初,“南京外公”有两个儿子(即三毛的父亲陈嗣庆和伯父陈汉青,都从业律师)和一个女儿名陈桂英。桂英结婚时,家姐曾去南京吃喜酒,排场之大,叹为观止。解放前夕,大概1948年底1949年初,三毛还小,他们全家从南京乘轮船逃往台湾,路过上海。因我家在黄浦区泗泾路,临近外滩,他们把一只大网篮(锅盘碗盆之类厨房用品)寄放我家,家母就把它放在阁楼上。之后就失去联系。直到1989年初才从报上看到,三毛到舟山小沙镇去拜祭祖父陈宗绪的墓茔。舟山当局隆重接待,并对陈墓整修一新。两年后三毛自缢身亡。

  回想起来,他们陈家人感情丰富但却脆弱,似乎多有自杀倾向。家母有一个姐姐,一个妹妹,三个兄弟。她最小的弟弟,即三毛的隔房堂叔,婚姻方面不顺遂。第一任妻子病逝,跟第二任妻子感情不融洽,后来第二任妻子也病死了,但第三任妻子人品不好。所以我的这个小舅舅一直郁郁寡欢。解放初有一天他因故来上海,当晚住在我娘家泗泾路三楼晒台间。谁知第二天早上发现他死了,是吞生鸦片自尽。另外,家母的妹妹, 即三毛的隔房姑姑,家住汉口。1967年冬在上海治病,也住在泗泾路,经医生诊断患肺癌。她情绪抑郁,加上剧痛难忍,一天上午趁旁边没人,竟从三楼晒台上跳下去身亡。

  三毛多次说自己“通灵”,并描述她灵魂出窍的经验。无独有偶,家母的妹妹似乎也有此异禀。1967年夏她住在黄浦区中心医院,病情日重一日。她丈夫从汉口赶来,天天去医院陪她。有一天午后,她丈夫独自一人在我娘家阁楼上休息,忽然看见她从楼梯走上来,头上还包着一条毛巾。他惊奇地问道,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边说边走到楼梯口去迎她,可是哪里有她的踪影!事后他一再说自己“明叫明亮”(宁波话:真真切切)看见她走上来的,并非幻觉。他肯定说是她灵魂出窍回来过。他当时即有不祥的感觉,后来果然出事了。

  最近在“纪实频道”上看到《三毛之死》,其中除了她的好友外,她母亲和姐姐陈田心也都不相信她会自杀,因为毫无预兆。她母亲生前甚至说有一天午睡,梦见三毛归来,坐在她床边说自己的死是个意外。然而,三毛的父辈至少有两人自杀,而且像她一样,都是临时起意,并无预兆。据此旁证,我更倾向于认为她是自杀,无论是因为抑郁症还是感情挫折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热点内容